上一篇 | 下一篇

《要尽快记住自己的面孔》十首

发布: 2017-2-09 17:01 | 作者: 燕庄生铁



        《要尽快记住自己的面孔》
        
        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把祖国作为故园的人
        我来到一处池塘
        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照照镜子
        要尽快
        要尽快记住自己的面孔,肤色,个头,以及瞳孔的颜色
        因为马上,即刻
        我就是一个没有一寸土地的人
        池塘的水面就要混浊,波浪翻滚
        我的面容就要模糊,就要扭曲,就要破碎
        要快
        要尽快在蔚蓝的天空照照镜子,尽量将头昂高一些
        面对祖传的天空,多陶醉一会儿
        马上,即刻,也许已经
        周围都是陌生的面孔,陌生的街道,陌生的政府
        我被从我的祖国,安置到一个陌生的天空下面
        远离地面,远离人群
        我被连根拔起,栽培到一个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的沙漠
        要快
        要快快记住自己的面孔
        
        
        《纪念碑》
        
        当纪念碑被太阳照热,有了呼吸
        便打量着被它保卫过的和平景象
        它看到和平景象里
        有着另一场战争
        凿刻字迹的脸
        一阵发麻
        为什么被保卫过的生活,还有枪声
        并且同样射向手无寸铁的人
        零星的战斗
        加起来就是一场战役
        死的人加起来
        等于一场劫难
        纪念碑疑惑了
        保持着没有名字的英雄赋予的尊严
        向广场的人群,移动了一步
        热的,充满记忆的,石头
        纪念碑
        在两场硝烟之间,尴尬地止步
        并披上青铜色的夕阳的余辉
        
        
        《愤怒的面积》
        
        我没有指明是哪一条大街,抹去记号
        忽略直径
        圆圈是一样的
        看看大街上,哪些人最终会倒霉
        哪些人制造愤怒
        你知道把一条大街弯曲过来再乘以直径的平方
        这还不够准确
        你知道一些人可以把另一些人从床上拉起来
        推进死亡吗
        我不标示大街的名字
        是因为每条大街都一样
        警棍来过,推土机来过,小偷来过
        人贩子来过
        官员来过
        要知道一条大街的愤怒
        还必须乘以圆周率
        为什么我算着算着就哭了
        因为等号后面,愤怒的面积
        已经覆盖了我的国家
        
        
        《两次痛哭之间》
        
        我回忆着这个民族,伟大的民族
        她遭受劫难时,我痛哭失声
        被我哭湿的朵云携着闪电
        因为雷霆的缘故
        光芒照亮了苦难赋予的面积
        为此,我在黎明时刻再次哭泣
        旧的土地划分了新的省份
        这一次是喜悦
        喜悦淋湿了另一朵云
        被我哭湿的云,总共就两朵
        但你总得告诉我,在两次痛哭之间
        区别在哪里
        建国前的那朵,从远方奔过来
        抱住
        建国后的那朵
        像苦难……还没有受完
        像喜悦……还在期待
        悲愤抱着喜悦,痛哭失声
        
        
        《一伙人干掉了一个人》
        
        最近,就是昨夜或今天凌晨
        一个人被干掉了
        在澡堂的后门
        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
        在上帝的手摇摇晃晃伸向人间
        却够不着的地方
        一伙人干掉了一个人
        我不能站在死者一边,因为
        在另一条街道的花坛里
        一个人
        同样被另一伙人干掉了
        我认识被干掉的所有的人
        我历数他们的民族,国家,出生地
        我翻阅他们以往的幸福
        我没有发现隐藏的敌人
        没有阵营
        甚至没有组织
        但行动已经开始:一伙人总是干掉一个人
        并且一伙人里的每个人
        随时可能,被临时凑起来的另一伙人
        干掉
        
        
        《置换》
        
        此前我找到一个人,他愿意替代我
        过我的生活
        之后我发现,生活没有改变
        替代我的那个人,生活也没有改变
        我渐渐明白,为什么那个人毫不犹豫地
        与我置换
        前天,替代我的那个人
        回家
        和我母亲吃了一顿饭,就走了
        昨天他和我妻子鬼混一天
        但据我所知,两个人沉默无言
        各自咬紧牙关
        我早有察觉,母亲,妻子也被置换了
        我只是不能确定他们
        被置换的时间
        今天,我去办理户籍
        户籍警说:查无此人
        我只有离开,在新命名的大街上独自行走
        忽然有人拍我肩膀,喊一个陌生的名字
        至此,我已经彻底明白
        我活在人口统计数字里
        是谁都行
        
        
        《我想拼凑一个领袖》
        
        我想和我的同袍,一起
        拼凑一个领袖
        像儿时在画板上,将彩色的纸
        剪成自己喜欢的人的形状
        这个人,将带领我们
        将沉重的国家,向未来挪动一小步
        我想和我的同袍,一起
        涂抹一个领袖
        在一张洁白的纸上,用七彩蜡笔
        你一笔,我一笔,他一笔
        涂出一个人的形状:我们的领袖
        这个人,将带领我们
        将灰暗的国家,向灿烂挪动一小步
        我们拼凑或涂抹出来的领袖
        必须按我们大家的意愿
        做事情
        不然,我们可以换掉领袖的鼻子
        换掉耳朵,眼睛,嘴
        以及脸庞
        这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
        换一个我们喜欢的人
        直到这个领袖,和我们是一伙的
        
        
        《逼供》
        
        对面镜子里的我,负责审讯
        逼迫照镜子的我,承认
        本来是我的我,不是我
        
        出于对镜子里的我的了解
        我咬紧牙关
        我知道他下不了狠手
        我,因此而保持了:我
        
        现在,形势比我假设的要糟糕
        由另外的人负责逼供
        没有酷刑
        我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
        只是,我的周围被精心安排了——
        一个大如国家的刑讯室
        
        报纸、广播、电视、讲话、文件……
        爱人、同事、朋友、父母、兄弟……
        我生活在一个逼我就范的
        国度
        
        太难了
        我就义了,并在就义前供出了
        改头换面为他们服务的另一个我
        
        
        《敌人》
        
        敌人的狠劲,被践踏的民族
        体会最深
        为此我们解放了
        过上体面生活的我们
        令敌国望而生畏
        
        会不会在内部
        出现一小股联军
        是化了妆的敌人
        而我们却用国家的机器
        确保他们横行
        
        胜利日的盛大阅兵式上
        拄拐的老兵
        似乎,和这伙人是兄弟
        我的祖国,繁荣到放松警惕
        任由她的人民,被蹂躏
        
        是不是我们已经认不出强盗
        或者,我们已经强大到
        自己把自己占领、吞并
        
        
        《忽略》
        
        设想,以国家的名义处置我的话
        我,首先会勾选——
        割掉我的舌头
        
        当我说出真相,惊动了某些人
        忽然转身,对着我自己
        我设身处地,替这些人着想
        我不能容忍我自己
        我要代表这些人
        以国家的名义
        修理这个家伙
        
        这个时候,我忽然看清另一个我
        简单,粗暴,蛮横
        如果是国家的名义
        这些,都已经获得掌声
        
        我活动了一下我的舌头
        还在
        因为还有另外两个选项:
        1、饿死我的思想
        2、忽略我的声音
        
        但我的思想是野生的,顽强的
        可以处置我的、也是他们勾选的
        最后选项是:忽略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