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庞培十年诗选(20首)

发布: 2016-11-03 15:47 | 作者: 庞培



        妈妈的遗容
        
        一天上午我叩开所在地派出所的大门
        一名女警,负责从户籍档案
        找出并划去妈妈的姓名……
        她楚楚动人
        几乎像小镇的章子怡
        从窗口接过那张死亡证明单时我突然
        意识到她纤小手腕的未婚肉感——
        她淡然一笑,就像平静的江水,波光粼粼
        像连续数日的好天气
        这名女警员白皙的手,保养良好
        在妈妈的遗容上面,“啪哒!”一声盖下
        大红的印章
        
        
        2000
        2013年重改
        
        
        旧宅
        
        房子在写诗,而不是住在房子里的人
        
        我感到震惊:我在这幢房子里住了二十年!
        也许,一幢被废墟环绕的老宅
        一处荒凉的天井后院
        一口被填没的井
        才真正目睹了我们的时代
        
        当你走进空荡荡的房间
        你可以看见:椅子在苦思冥想
        房子受难,以成就
        白日之伟业
        
        一幢普通公寓楼,是门窗在经历春夏秋冬
        而不是大楼进出的那些男女
        他们理解的修辞学,不及
        几经修膳的电表箱、楼梯扶手
        
        大白天光线如此微弱
        我起身去上卫生间
        听见埋在墙内的水管在嘀咕:往昔!往昔!
        
        2001
        
        
        蝴蝶与幼童
        
        只有小孩可以模仿蝴蝶,
        当他们脱开大人的手,忽然
        折向人行道的一侧——
        他们蹒跚的身影中有一团
        斑斓的纯真……
        顷刻间,周围的人群,变成
        花丛。
        ——每个人脸上都有由衷的笑容……
        孩子却在一家商店橱窗颤巍巍的花萼上
        停止了他的一路小跑。
        
        
        2002
        
        
        冬天的圣境
        
        空气在问:你有没有怯生生爱过一个人?
        原野吹来新麦的气息。褴褛的
        水泥桥,现在我已走近它的栏杆。
        桥上,一名少女被她妈妈——黄昏的妇女形象
        搂入怀中;
        桥下,籁籁颤动的融雪……异乡的船篷
        正在过一座阴暗、异常高大的闸口,
        风把这一切仿佛变成了沙漠地带;
        小路上,旋转的煤灰,
        天空底下低沉,微弱的乡土景象。
        
        除夕夜的爆竹声
        滞留空中,犹如河床的干涸。
        种满菜的郊区堆放垃圾,
        冬天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
        在那儿一个人的灵魂遇见他漫长的复苏,
        遇见隆冬季节的春雷声,震耳欲聋。
        他面色苍白应该是爱的苍白;
        他道路前方的黑暗应该是爱的黑暗
        ——这是生活被自然之手突然攥住,
        抑或记忆的无所适从?
        
        你唱的歌甜不甜?
        你的赞美可曾发自内心?
        寒冷、干燥,
        而且有一层灰土——但那灰土却是朦胧的
        初恋之美。当一个人正当壮年
        举止突然像小孩……
        懵懵懂懂走向黑暗人世的深处,
        他无异于将要携带情爱的火焰,投身深渊;
        无异于耕地者越出村庄的边界
        ——眼睁睁的接吻、会面
        ——眼睁睁地时间缝合,交融、受割裂……
        
        大地的蓝在我脸上,
        新的血在脏黑的冰层舞蹈。
        田岸旁那些老柳树,死而复生,
        朝她年轻的黑发微笑……
        也许,我们俩来不及活到第一缕春风吹来之际,
        捱不到燕子衔来你做新娘的嘴唇——
        我们脸对着脸,叹息对叹息,
        蜷缩在各自的寒血里,共用一根春天的静脉。
        我们要靠亲吻和唾液活下去。我们的冷是人间之冷,
        也不敢朝她村庄上的家多看一眼……
        
        ——就这样,那年冬天我走进了一个奇异的圣境,
        一个有雪、寒风、桥梁、田野、暗哑的黎明;
        一个有异乡船只和飓风的灰白日子……
        那年冬天,我走进了少女的黑发,从一条乡间土路上,
        我走进了心一样深的雪,
        我走进了后来的娇美光裸,
        我走进了散发着少女体温的月亮上那一道乳罩搭扣的印痕,
        我走进了荒凉的呼唤,
        我走进了人间世世代代的遗忘之苦!
        
        ……我踏上了我的人生路,世界一样辽阔的旷野。
        
        2002
         
         
        冬夜读立陶宛诗人集
        
        我读着这些诗
        直到半夜雨停
        一场冬天的雨
        雨夹雪
        
        我不辨音律
        不能判定诗作好坏
        冬天和春天,孰优孰劣?
        雨和诗,哪一样更加凄凉?
        
        是我正凝视的这幅诗人肖像,
        还是这场安静下来的雨?
        是夜晚愈加深沉,
        还是心头诗句淅淅沥沥?
        
        2003

31/3123>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