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羽微微诗歌20首(2015年)

发布: 2017-3-17 08:13 | 作者: 羽微微



         你会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们
        
        他们是安静而沉默的
        但你会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们
        他们在火车上,在大街上
        可能你会经过,看他们一眼
        便走了。可能你会接近
        问他们借个火,点燃手里
        虚无的空气,便走了
        但有时你的心里空落落的
        你会停下脚步,和他们
        随便说一些什么。比如,嗨!你好
        他们会望向你,可能也会说一些什么
        但你知道,真正孤独的人
        你不会比谈话前更懂得他们
        他们说的那些事情啊
        都和他们的孤独无半点相关
        2015.01.03
        
        
        人间喜剧
        
        始料未及的是
        太荒谬了
        足以令一部分人先笑起来
        急剧转弯的叙事
        如此精彩
        正在粉墨登场的
        忍不得心里也暗叫一声好
        尽情地鼓掌吧
        从座位里站起来
        尽情地笑吧
        根据剧情
        替我们在最后敲响丧钟的
        是一个笑得
        浑身在颤抖的小丑
        2013.10.31
        2015.01.13改
        
        
        深陷在人间
        
        逃是逃不出去
        神说如此,便如此
        但我仍然对神心存疑惑
        疑惑神也会来不及孕育奇迹
        疑惑没有神
        再微小的尘埃
        还是会懂得许下愿望
        再微小的愿望
        还是会往呼唤它的方向奔跑
        但我啊,我说,我深陷在人间已久
        惟有将热爱过的事物
        再热爱一次,惟有在人间
        看那些美好的事物,顺从着时光
        显露出毫不挣扎的样子
        2015.01.19
        
        
        坐在你对面
        
        早一些的时候
        阳光在屋外
        后来它经过了窗台
        缓慢地接近我的膝盖和手腕
        
        我想再等一等
        再等一等,我也还是没有张开口
        也忘记看阳光,往哪里消逝
        
        我想我并不擅于抒情
        我总有着不合时宜的腼腆和沉默
        2015.01.22
        
        
        一滴墨
        
        马停在画室外
        雪已经下得够厚
        没有梅花,不能强求
        但我曾推开门,把梅花画在纸上
        树叶在雪的下面
        可能你看不到
        
        而我已不纯,尘垢老厚,手上不持短刃
        我散步,听自己的呼吸
        我曾擅长与爱我的人
        反目成仇,让恨我的人
        显得他们愚蠢
        
        现在无所谓我或他们
        一滴墨
        能开好几朵梅花
        梅花旁的茶
        是铁观音
        2015.01.28

31/3123>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