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開不往辛亥的火車(組詩25首)

開不往辛亥的火車(組詩25首)

粵漢鐵路K10次





我的遲到敵不過你的晚點
狂奔竟然趕上了列車的初夜
它顫抖著仿佛將生產一個世紀
在文明棍與農婦的黑襟間孕育此姝
你垂首枕臂如馬克呂布曾偷窺的
你一抬頭卻是馬丁帕爾施彩妝的


這少女永遠生硬如南海的十三姨
七十二烈士不曾愛上的一個
名喚亞男或者愛弟
她撇嘴,你的火藥該放在槍腔還是鐵軌?
放在我的胸口上吧!我不是覺民也不是兆銘
我喘息因為革命如舞獅,采青如敗儡。





都是好戰場,買骨之肆,群山出嶺南
帶著黑白無常掃月臺上群山如垃圾
多少人迤邐過此,黃埔還是保定
軍官學校還是東洋警察學堂?
踏踏的馬蹄不是一次錯誤吧多少人
今夜突然和淚吞下母親的姓名?


第一役就是最後一役,周恩來等於
戴笠,孫文和孫武索性成兄弟
那火車裝甲否?那大炮脫了炮衣
現在就等你的一個謊言炙熱
但請說真話:死者清白如月
寧靜海中虛無黨人懷揣火山的猛烈。





我路過岳州時工人們還在臥軌
因為此軌青冷可以在好頭顱下一枕到底
我路過衡陽長沙時大火還在舔舌
因為歷史辛辣可以爆炒這半截祖國
夜色倒行著時光蒸汽機,張之洞手執十萬股
詹天佑是折紙當駒的美狡童。


而潤之是湯姆威茨乎?火車不曾路過湘潭?
但依然紮傷了漣水河旁的蔥白腳
我是籌款過路的算命先生黃綠醫生
知道一百年前止血須蛭
趁這一車串的人都在做草莽亂夢
且收割那呢喃霧裏惡蟲艨艟……




以上⒎10夜







玫瑰色大霧稠膩著長沙,長槍短弩
盡鎖與昨夜,湘軍一營一營起拔
國軍一營一營起拔,有的營號從此空缺
誰也不願記起那一戰又一戰的慘烈
除了你是落單的旗手
揮贈一天赤霞包裹不寐的長沙。


此城在我記憶裏淪陷於民國八十三年
軍旗撕成一片片紅雨落下
過大的軍大衣壓著那拼命長大的身軀
左翼和右翼在劃拳、夜泳于雪池
國家迎來了第一次悲哀的自由經濟
註銷的軍隊中集結號由風吹起。







民國二十五年的老路已經不再嗑痛民國
它只嗑痛我那民國六十四年的背脊
在郴州站耒陽站皆無人上落
只有些民國三十年的老鬼托郵於我
我苦於他們常寄一杯深茶
或一把火鐮,到漢陽軍械所。


我遂夢見民國十年的鬼春遊
民國二年的鬼做愛,民國某年的夏霖飄飄
疼痛隨心放風箏入雲霄
那是周氏兄弟的風箏,過的是廢名的橋
我夢見老鐵軌把新中國纏繞
她說:她愛,她由輕車裸馬馱來,她不在。




2011.7.11.




武昌三頌


首義頌


不過是我居住的一條街罷
由每天的兩千碗熱乾面統治
不過是快馬加鞭的先人詞
微利讓與GDP
拭槍霍霍他擦錯了方向
飲馬汩汩它深目無醉
革命喲翻新吧戮力翻新革命
我輩黨人未許這一段斷頭詩。




先總理頌


你沒有在此就義,那當然
於是你也無權選擇
你的雕像是赤色
還是金色,是觀音還是羅漢
但你委屈時可以像他一樣剖開
肚腹,呈出這個百歲嬰兒
是伏虎、是降龍,是國產許多尊者,
先總理在歸元寺飼龜。




人民頌


我希望的人民像湖水
希望湖水有冰有魚
我希望的人民像秋天的空氣
把金光與死亡調色和諧
人民不那麼樣他們也還是人民
只是我喪失和他們一起大笑的資格了
只是我喪失和他們一起吟詩的資格了
只是我喪失和他們一起封聖的資格了。




2011.7.13. 寫于武廣高鐵上


注:先總理指孫中山,曾任國民黨總理。




武廣高鐵G1003次





就讓一切暫停好嗎?
讓田有水光,讓鶴有歸巢,
讓晚歸人仍能辨認那條山徑
或者涉江的小船。


且由那快車瘋馳,
隨便它到何時何地,是否攜帶
黃花崗那一縷香氣。
也總有人滑翔於這末法急景。


“好人在地上挖土,
仙人在天上踹雲。”
今天我得聞此慧語
來自六歲女孩王約的教育詩。


我要把它送給那些揚子江的魚龍,
他們入睡時就能聽見江泥的韻律
那是和橋上分馳南北
那個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們鐵血精忠,最後血沃草木;
他們醉生夢死,也盡歸蚯蚓的胃。
噫,拳拳乎,搖搖乎,
山河悱惻展開來。


我不知道一寸一寸,死神買下了
多少尺土地。但鐵軌已經無縫
沙漏也無法吭當,
番僧呈上另一個宛然法器。


大霧在下午三點準時升起
這是女乘務員張麗的雲夢澤,
陽光在三分鐘後面依約等待
那是我急心中的斷代史。


噫——車輪卷沒十八星旗
魃與夔互拭淚。拳拳乎,搖搖乎,
田父也是國父啊今天
浮雲沉重,模仿蔣介石。







未許山河私帝王,
縱令風雷斷肝腸。
林昭可以縫此破碎,
用那勾連血海的愛。


在湘粵混界之大野,
虎龍有飛降未決之勢,
飛降未決也就罷了,
滿山蕨竟因此被鎮壓。


長鋏未逾跬,
空遺宕山姿。
燕談厭世會有時,
渾將五嶽付一騎。


在湘粵了斷之深滸,
虎龍有吟唱擊缺未已,
吟唱擊缺未已也就罷了,
我的速度竟因此夙夜亡止。




2011.7.13.


西安至蘭州





晨光盤剝城市,但解放群山
對流放者說一聲晨安
革命從東而至,到西為止
放棄了一節又一節的社會問題。


港客們熱烈的討論到宗教與無知
群山在渭河邊上喚拜禮
流放者遙矚秦嶺,黃屋依舊
無所謂大逆、事變或起義。





快車啟動,慢車沉睡,漫隨山水
麥積山上黑臉力士們賣力辯經
降不住這地價悠悠開展
泥菩薩坐行千里一線。


人民在第三節車廂與他相遇
在第十三節車廂不知所終
噫,一節又一節的懷疑論問題
德國車也載不動他的心事重重。





玄奘屢敗,如1948年的蔣公
這一地碎片已經不再是華麗絲路
這一群馬匪也不是馬步芳
他們沿途鳴槍壯誰的行膽?


七十二變的護法神,七十二次
虛構自由,三千次緊箍咒
這毛臉喇嘛淚眼向西寧
認不得出塞者的醜模樣。





水啊水,二嬤嬤已經不再喊
一把鹽——她不記得道台的花翎
但記得孫總理的大砲
老毛子的胳膊,王將軍的骷髏鏈。


子彈飛得太快,馬拉列車索性停下
前公社的紅火鍋注意保鮮
二嬤嬤曾採過空中野花爛漫
一首詩曾臥軌,曾殺風景。


2011年7月25日。






西寧至拉薩


青海湖


誰思念青海湖瀲灩入遠雲
青澀如少女咒怨負心情人
刈草者掏洞者端坐羊群中間
他們的手機打不通這一段未來。


流放者在山陰處埋下他的背影
重新換了宕桑旺波的破靴
誰思念塔爾寺一聲默雷唱吟
大悔如負心人哀憐中箭明月。


格爾木


彎月垂釣格爾木,群獸
在淘金夢中洗爪,飲火,不眠
唱著歌兒的男子在這兒埋下她的銀鏡
埋便埋了,這馬骨蹴蹄是做啥呀呢?


老外燃煙格爾木,群鬼
好奇地捋他的鬍子,肺腑,血管
唱著歌兒的女子在這兒賣了他的金刀
賣便賣了,這瑪瑙滴水是做啥呀呢?


星宿海


這些曾看顧我的仙人和怪獸
浮沉如草芥與犛牛尾飛揚
詭光流放,不辨上下諸方
如半隻蘋果上羅列的銀河。


宛轉不已,直到一雙腳停下
他們就全停下,擲石遊戲
直到最後一隻羚羊睡著
他們就全睡去,夢我萬千行止。


唐古拉


聽著宋雨喆的法輪叮噹過了唐古拉
我的眼白戴勝哧啾爆裂了血絲
那個醉臥雪山陰影裡的不是浪子宕桑旺波嗎
他幹嘛牽起了藏獒死勁瞅著我?


嘶著拉姆加措地方的鶴唳到了那曲
我的嗓子五色翻飛陷入了別離調
那個臉容皎潔的不是死者才讓卓瑪嗎
她幹嘛穿起了迷彩服向這列彆扭的火車敬禮呢?




2011年7月26日






不度亡經





淩晨我頭痛欲裂,打開窗戶大口呼吸
西邊的死者在為東邊的死者念經
轟隆隆鳥鳴淒切,更崩崩魚肚溢白
哀那那沉河起浪,雨震震睡豹反戈


不要說了怒眼瞠滅,不要說了時輪曳雪
再多的經幡也挽不住這一列魔車
掄槳者在陰山惡夢臥側
呢喃中醉漢掀棋,兀詫詫眾鴉擊日。


2011年7月27日,晨,小昭寺街





黑犬上不去的,就是布達拉宮
肥豬坐滿了的,那是瑪吉阿米
我願化蜜蜂飛越的,是哲蚌寺的烏雲
浪子宕桑旺波忘不了的,是雪上之雪


大昭寺打阿嘎女子的情歌
一百年前我和你勾肩搭臂聽過
我認識她的長兄,青青如地獄的蓮葉
在惡雷滾滾中跑不出去的,是沖賽康街。


2011年7月28日,吉曲酒店





朝聖者應該埋骨路上生死花下
像我昨晚夢見那雅礱江浮沉的骷髏
像那骷髏對我微笑,講莊周之劫
莊周其實是十年前未度的我


十年前我就是那個長發長嘯虛無僧
耽看一朵旋滅的彩雲而錯過了歸車
在青海湖邊不知道十年後的桑耶
載花載酒過寺裡狂貓的日夜。


2011年7月30日,吉曲酒店





你給我你震耳欲聾的白,滿山遍野
你給我你焚身如象的香,折桑涉江
大威德金剛寂滅相,修羅癡念相
喇嘛望天一個火焰相


佛遮陽,佛跳牆,這是消防員的哲蚌
禁止攜帶火種上山——那我的心算嗎?
叮鈴鈴一片心猿意馬
吱呀呀重門深鎖,萬山起浪了。


2011年7月31日,吉曲酒店





歌才開始唱手就淌下了血
家還沒回到呢拉薩就下起了雹
獅子還沒有哭泣呢雪就遞來了手帕
我還沒有忘記,忘川的水卻乾了


喇嘛把手拍出血不是為了唱歌
冰雹敲鼓也不是為了練習頗瓦
雪的手帕是為這個塵滿面的傢夥準備的
忘川乾了沒關係嘛我還有我的鬢如霜呢。


2011年8月2日,格桑花香酒店





東邊的死者在為西邊的死者念經
你不念,你即使念也是我們不懂的經
暮春野鹿下山嚼花的灩瀲經
日午飛雨濺虹的廣大醍醐經


他們把一節車廂像一個國家埋進深淵
昨天的死者在為明天的死者念經
我念我樹洞成婚雙雙兔的撲朔經
我念我無橋可度的陰差陽錯經。


2011年8月3日,拉薩至成都機上

TOP

好。放在一起更见力量。

还是看不习惯繁体字。。。
世界美如斯,我心独伤怀。
张祈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23123234

TOP

我還沒有忘記,忘川的水卻乾了!!

TOP

革命從東而至,到西為止
————————————
所以,西安这个名字起的好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非常喜欢,

佩服的很!

问候伟棠兄!

TOP

提个。很见功力的一组!


问好伟棠兄。
诗歌产生于语言,通向某种超越语言的东西!——帕斯

TOP

北岛确实老了,这样的作品也能入你眼?古语曰,老而不死是为贼,嘿嘿:))
戈多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geduo

TOP

质地还是比较硬的,题材什么的稍稍偏旧了,,再主要就是字体,有些认不清

TOP

一些名词似乎得注解一下才行呀,譬如,“(为)佛遮阳”(伞的代名词?),“颇瓦”,“双双兔”等,偷懒如我者只能连懵带猜。
门以天地阔,窗由日月明。电脑对曰:路从云水闲。

TOP

評論詩歌就評論詩歌,不要人身攻擊。此處警告一次。
引用:
原帖由 戈多 于 2011-12-13 18:46 发表 北岛确实老了,这样的作品也能入你眼?古语曰,老而不死是为贼,嘿嘿:))
[ 本帖最后由 廖伟棠 于 2011-12-14 22:00 编辑 ]

TOP

春雨兄有理。不過有的詞可以在網上查到意思的,頗瓦又稱破瓦,是藏傳佛教的一種法事,幫助靈魂出竅的。雙雙兔用的是木蘭辭的典。佛遮陽,是指高大的佛像把陽光遮擋了。
引用:
原帖由 springrain 于 2011-12-13 20:58 发表
一些名词似乎得注解一下才行呀,譬如,“(为)佛遮阳”(伞的代名词?),“颇瓦”,“双双兔”等,偷懒如我者只能连懵带猜。

TOP

我夢見老鐵軌把新中國纏繞

TOP

引用:
原帖由 廖伟棠 于 2011-12-14 21:17 发表
我念我樹洞成婚雙雙兔的撲朔經
...
雙雙兔用的是木蘭辭的典。
木蘭辭中,撲朔僅形容雄兔,雌雄難辨則是離迷撲朔。
雙雙兔,很多對兔子?
I labor by singing light.
http://blog.sina.com.cn/u/1310527443

TOP

再折腾,把粤语和繁体给你废了。
选择然后永恒

TOP

你個紅衛兵,粵語和繁體源遠流長,豈是你廢得了的。
引用:
原帖由 yufan1984 于 2011-12-20 11:00 发表
再折腾,把粤语和繁体给你废了。

TOP

因了对书法的练习,看繁体字越来越舒服^_^

顶。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TOP

引用:
原帖由 yufan1984 于 2011-12-20 11:00 发表
再折腾,把粤语和繁体给你废了。
衰仔哦顶雷给肺呀!^_^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TOP

现代人,怎知道紅衛兵褐衫党式的刺激。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引用:
原帖由 阿雪 于 2011-12-21 07:24 发表 现代人,怎知道紅衛兵褐衫党式的刺激。
呵呵,开不往辛亥的火车,却可以开到红卫兵大串联嘛。呵呵!你看康生,人家书法和文物鉴定也是很厉害的。一棵树左摇摇,又摇摇,就倒了。对粤语和繁体字也要这样,绝不姑息。我们要用简体字给海客,廖伟棠们洗脑,不接受洗脑就灌辣椒水,看你们怎么得瑟。
选择然后永恒

TOP

回复 19# 的帖子

愚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