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窦凤晓2014上半年12首

窦凤晓2014上半年12首

我落下太多


我落下太多
补无可补。
哔剥作响的:
蝴蝶的算盘;春柳的胎教——
梦在梦想之上三公分
巡逻:替我彻夜不眠。

我的生活
充满栅栏。我的生活
缺乏栅栏。我的灶台从
拘留所变成愉快的磨刀石,我的
最高理想
是做个好塾师。

我不相信
理想的牙齿轻啮甜润的芒果
会获得撬开夜空的钥匙。
于是我醒着,笑看
梦与梦想含混不清的
互相递小抄。

方言的城堡——所谓面具
该多孤独!
一条网线接通世界的神经末梢。
为了更好地存在
下一步,我预备掐断电源。








悠久



蕨,在无涯的远、无涯的行进当中
显现天真而又决绝
的个性:她的绿有时有点像褐色。
对,正像冷风里
安稳啃草的羊群
一件事不关己的斗篷,
明智,轻松,胸有成竹。

微妙的危机中
红豆,不畏艰苦地、单独地
裂开;蕨的种子
一万年没有张开的口。
风走在一旁,有时滂沱,有时又
不合时宜地
面露羞怯。这是什么意思?
谁是谁的种子?
呵,热泪,热泪,热泪——
每件悠久的事物
都有一位
更加悠久的母亲。

悠久并非时间的天赋
可能,更是你我的禀赋。
虽然有时悠久竟然轻盈地好像
一首口语诗。
无论下一秒如何,现在,
我决定盲从。
唯一困扰我的是
悠久中自由的不平静:它有时像风中的水面,
有时,又是风本身。






我看到雪……



从新的角度
认识雪。8000米高空之上
飞机掠过城市、大海、河流,
以及平原、山谷,穿过十几分钟的
急雨,进入斑痕累累的黄褐色高原
接着就看到雪,在远在天边的
群山上面,白发覆顶,披着积雨云的斗篷。
我想将那一刻的不安写出来,
我不知道在日常和有限
之外,上帝还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
的发明。我斜着眼睛
揣度那雪,以期获得不同的经验:
我知道青眼与白眼间的阈值
将突破微妙的地理界限。

那一刻,我指出“雪”,“向西”,
“与普通的鱼群越来越远”之类的事实,
即与日渐失去的自我,开始了一场
新的角逐。我远离“我”
又撞见“我”——这正是日常的奇迹中
最令人害怕的。








芭蕾
——一切逝者,皆名之为芭蕾。


叫芭蕾的女孩起身,滑向一次过失
(请努力记住:女孩,芭蕾)

镜子的妹妹叫芭蕾。
数年来,她看着自己

越来越老,她狂喜地盯住
镜中的平胸,骨瘦如柴地流露出

一脸天真:唯一的,诀别的程式
有什么被打碎,被撕裂,有效地消除掉

令人尴尬的物质形态:
比如芭蕾。芭蕾在消失。芭蕾消失了但

你可以生出一打女儿,
个个都叫芭蕾。

此时你写诗,诗就是芭蕾。
此时你记起逝去的祖母,祖母就是芭蕾。





即兴的少女



语言,不是诗歌
正如诗歌
不是语言。一个古老的竞争机制
摆脱了习见的模式
甚至也拒绝了“特殊种类”
的加冕。诗只豁免人,
用它即兴性的摇摆
模拟一场娱乐。
诗,当然不是娱乐。正如
舞蹈中的少女不是少女。
诗在排他性中
也排除了作者。如果一个人
曾长久地、坚持地、无目的地、不可遏抑
又无可实现地爱另一个人,
那么他会幸运地
接近诗的一个比喻。
正如爱遵循自我否定原则,诗热衷于即兴化地
自我消除,直至无味,透明,
让人难于卒读。








小楷



小楷看到三点,笔端涌现
刨花与风暴的气味

象在象征性中凸显。众美无心
苛责中庸。界定?以鞭策名马之心?

一尺三寸,“千秋万代名”
绕到绕指柔,即能百炼成钢铁侠?

哎,思想的痛楚,比思恋
更多一份清醒的苦恼

比如天一亮就要变幻成个
人形,接任悖论掌门

比如某一天倒戈一一但政治的殘羹
岂会端上寻常人家的餐桌!

活着,干干净净。每天,交待出
一部分自己,在風暴中心的秘密隧道里








拒绝之诗

——有一天那孩子醒了,盯着自己厚厚的壳,问:“谁是我的爸爸,谁是我的妈妈?”



在菱角般
鲜嫩的黎明
她遇见如今这位
有着荆棘花纹和薄荷气味
的女友。别奇怪
每天在数字运算
和人际关系中
触摸盲点,多次碰壁
又弹回原地(她亦有九命?)
命运有教无类
不要奢望多少位丈夫
为你鼓掌,赞同,填埋
原罪的深坑
拒绝,可能是自然
或更高蹈的一种出生方法
不是出自他者肉体苟合,更应该
来自其他星球吹落的
夜盲症病菌……
总之她活下来了,进入一种
死亡般的温暖长久

回顾这些,尽量从
小恶中发掘“善”,那种
透明易碎的微小物质,要从婴儿开始
培养,从“我”做起(从见人倒地勇于扶起做起……)
你知道我有多么纠结
“你”“我”“她”“他”
M国以外,都被上帝失手
打翻。你知道
这多么令人为难
否定一位女友,不像否定一棵树那么简单
拒绝一个存在,却让它成为一类范本
你推不开这些细浪
你打不破这层透明的薄膜
你得好好地研究“不”的学问
把词语交给沉默
让“诗”复活








在音乐节现场



自由拨开一万个人的臂膀
降临在嘈杂的广场上:一种肃穆
攫取了空旷。低分贝的沉默
在倾尽所有的高亢里尤为醒目。
突然,我看到重重油彩遮掩下的面庞上
流下的泪水,五米之外的栅栏上
开成一排的姑娘们恍然不觉
兀自怒放。巨大的河流拉布拉多犬一样
卧在脚下,巨大的回音撼动着空无,
呼吸被遏止,所有的辨认摒弃了归途


极端的热引发饥饿,寒冷,
无所归依的舞姿,无数只天鹅的孤独
我偷偷计数着
人群裂开罅隙,绽放光芒的次数
想起小时候总盼着
一低头就能拾到硬币,撞见至今不能理解
的命运。那愿望比我更早懂得
沉默的含义:这喧嚣的人生,太空了,
亟需填满——谁与我一起
听着混杂油彩的歌声落泪?那一刻,
对命运的误解影响了
对生活的偏见








一只鸣蝉




一只鸣蝉挤进
人群找他的姑娘
但姑娘们都跳水去了但
鸣蝉又不是泥鳅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
“寻找”是最具悲剧意义的权力
而放弃权力则论证出
美学意义上的不可完成
是最悲剧的








草树开花




我的妈妈在离音乐节
不足一百公里的地方
跳舞。有时候你会觉得
跳舞是件实在事
而妈妈确实是一位仙女。








大意如此




很多“碎”:玻璃窗的碎;
墙壁、地板、锅盖与碗碟的碎;
小巷石板的碎,狗叫的碎,人声的碎;
大地深处发出的哀嚎会干扰你对于
“碎”的审美性认识:它让你
必须醒,与草茎折断处渗出的露珠
一起疼痛。事实上,早在
巨大的破碎之前,我们的碎
已经被祖先刻上墓志铭
历史不是速冻水饺
别期待,有一天会被煮沸
安慰无名者的寻常肺腑
先天不足的经济学家要求我们
马上对碎发表看法,弄弄形而上的捐赠
然后把残片拿到跳蚤市场上
搞“义卖”。但他们一张口,就被人发现
嘴巴里上釉的黑洞。
真正的难题是碎的过程实在太长了,实现不了
恒定的公平与完美。而历史一直是
反方的借口,他们把房子
造得像纸片,好叫板
“刀是用来切菜的。也是用来杀人的”的真理
从不顾忌碎的无数个孩子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某天。
要一个恰当的
晴天。首先要晴朗
其次要
酒的外行
和花的知己。花和
酒。三三两两
时空有限:一瞬间,
一生。
“这么简单”,被记忆挪用的
被标注出来:“你”和“我”,从没
被单独处置于
同一个时空;18521973
或者,更加不同

某天,我潜入
你的熟睡之中。你的面庞
瘦削、平静,你
甚至没有
梦呓,像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前一样
你没有,比任何时候
更加不同
我想请你谈谈
赞美的十二种表达方法
以便消除
无知之妄
你指着远山
让我坐下
青烟隐隐,流水细细
花,鸟,虫,鱼
如此圆满埋伏着
下一秒的永诀,文学性情节
往往如此安排

由流水的软
到软骨的透明。
春天勃发
我好奇
你是怎么
将这头春天的小兽
关进房间
并陪你这么久的
为何你不厌倦
为何你要不断陈述
而拒绝
用公式,推导
人生的精确无解……
赞美难免
过于哀伤,但是
你反复赞美
直至使其焕发出
一副滑稽的
鬼脸
你成功了么?
成功地消解掉
青春难再的不安?
你不年轻了吗?
不,你从未年轻过
你的脸是虚空
言辞是虚空的桂冠
爱是桂冠之珠,反证
花格外套的非理性
时隔不久
你会“重来一遍”
每次,遗憾
更加……不同。

这一次,我绕开桌子
逼近到
你的床边
聆听你的呼吸
看你,疲惫又安然的嘴角适度
上扬,法令纹上
河道隐约
房间外面就是闹市
人世,
咫尺之近
随时可以全身而退,像鲤
之委身于淤泥……
遁迹如胆怯,无形即是叛逆
我明白
走出去
就很难再进来了
每前进一步
都是后退的一步
当我踏入
我没有注意那朵
开在墙角桌子灰色兔毫釉双耳瓶里的
究竟是朵什么花
然而
当我起身
准备离开,
那花影已经逼近
慢慢遮住我的名字
我再也记不起
自己是谁
什么时候
为了何事
来到这里
进退之间
有何不同



*:2011年日本动画公司A-1 Pictures制作的原创电视动画片片名

TOP

非常好的詩!

TOP

回复 1# 的帖子

好诗!拜读,问候!

TOP

哎,思想的痛楚,比思恋 更多一份清醒的苦恼

哎,思想的痛楚,比思恋
更多一份清醒的苦恼

学习!

TOP

在此来又见美女童鞋!问好!

TOP